獨立歌手難生存 J.Arie:樂迷可以養到歌手

-

獨立歌手難生存 J.Arie:樂迷可以養到歌手

獨立歌手路難行,雷深如(J.Arie)三年前選擇這條路,就一直咬緊牙關堅持。

J仔大學時修讀法律,畢業後沒進律師行打工,反而加入樂壇做新人,這急轉彎的決定,一度其父母失望,及至胞弟接棒當了律師,J仔愧疚感才減輕。入行9年,演藝路途上上落落,但未有打擊她對音樂的熱誠。

做音樂再慳也是燒銀紙,J仔過去都曾「撲水」發展歌唱事業,2019年做獨立歌手後便大爆發,放膽去創作「精神病系列」,先後出過《雙面哈菲》、《陰陽道具》、《判官之印》和《M的悲劇 MASOCHIST》,曲詞題材敏感,備受爭議。雖然並非傳統主流,因為真我性情流露,她有不少捧場客,「呢兩年發展幾好,離開大台 ,漸漸越趨好轉,希望可以慢慢持續落去,我唔係好奢求突然之間要大紅大紫,一定唔係不到紅館心不死嗰一隻,我希望可以穩定,自己寫嘅歌有人會喜愛最緊要」。

J.Arie認為,獨立歌手要靠歌迷支持才能生存。
J.Arie認為,獨立歌手要靠歌迷支持才能生存。

fb live練歌練聲 籌百萬出碟

「實在餓得太耐,抑壓咗太多年,諗番2019年開始自己有得出嚟做獨立歌手 ,個人就一直衝,好想將30幾年冇做過嘅嘢推晒出嚟,究竟一鑊過爆晒出嚟之後,真係爆完呢隻碟同開咗首個演唱會,我個人開始冇咁情緒化,以前好容易少少嘢就喊得好勁 」。

J.Arie周末會開fb live讓歌迷課金點唱。(J.Arie Facebook)
J.Arie周末會開fb live讓歌迷課金點唱。(J.Arie Facebook)

不過,三年衝鋒陷陣,J仔形容現在似瘋狂減肥後,跌入停滯位,處身迷惘位的她,需要再發掘另一爆點,但她有信心可跳過,「𠵱家係一個平台,但唔係樽頸嚟」。近年人氣多了,J仔有機會獲其他音樂人邀請合作,這樣可令她尋找新方向突破自己。

J.Arie作不同嘗試,希望讓更多人認職自己。(J.Arie Facebook)
J.Arie作不同嘗試,希望讓更多人認職自己。(J.Arie Facebook)

有工開,有收入,就可以「籌旗」造碟,記得J仔曾提及再慳着一腳踢,作歌,拍MV加剪接,再慳一首歌至少都要8萬元。J仔構思了下一張碟會出8首歌,有數得計,再加出碟後開騷,她至少要籌到100萬。目前距離目標仍有一段距離,「手頭籌咗十分一,所以希望大家可以畀多啲嘢我做。」J仔周末會固定開fb live讓歌迷課金點唱,「每次唱兩個半到三個鐘,好多謝大家,真係樂迷養起我,其實香港嘅樂迷係可以養得番起香港嘅歌手, 只要歌手畀個心出嚟做音樂」。

J.Arie認為,自己寫的歌有人喜愛是最緊要。(J.Arie Facebook)
J.Arie認為,自己寫的歌有人喜愛是最緊要。(J.Arie Facebook)

她表示,開直播只為一個信念,並非最大收入來源:「如果直播一次能多過1,000蚊,我都當贏,開頭最少試過得幾百蚊。我唔係為賺錢而開,想用嚟練歌同練聲,網民嚟點唱,睇你識幾多歌 ,泰文、日文、韓文同國語都要唱, 同一時間跟樂迷互動,又練自己個膽同臉皮,只要唔尷尬就得,有時中間係有甩漏。」

 

自2019年開始,J. Aire便轉當獨立歌手。(J.Arie Facebook)
自2019年開始,J. Aire便轉當獨立歌手。(J.Arie Facebook)

年輕偶像帶領潮流 堅持唱廣東歌

J仔堅持自食其力,抗拒要家人或朋友接濟,「想接濟就搵我開歌,或搵我做project。我唔鍾意不勞而獲,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,我唱足三個鐘畀你,哪管你只畀兩蚊, 我都好grateful。」

無論遇到任何困難,都無法打擊J.Arie對音樂的熱誠。(J.Arie Facebook)
無論遇到任何困難,都無法打擊J.Arie對音樂的熱誠。(J.Arie Facebook)

J仔堅持自食其力,抗拒要家人或朋友接濟,「想接濟就搵我開歌,或搵我做project。我唔鍾意不勞而獲,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,我唱足三個鐘畀你,哪管你只畀兩蚊, 我都好grateful。」

環顧近年樂壇走勢,年輕偶像帶領潮流,「希望大家除咗聽主流歌手,都支持下獨立歌手,分少少關心畀我哋,聽埋我哋啲歌。近呢一、兩年我發覺多咗司機大佬聽廣東歌,我會堅持唱廣東歌。」J仔的歌不商業化,她說:「我冇公司,自資造碟,自由度高啲、寛鬆啲,但𠵱家好多自我審查,有時你諗個界線可以去到邊,電視台又有佢哋尺度,我性格鍾意直白咁表達出嚟,但又怕冇人肯播。有人勸我可以婉轉啲, 我行偏鋒,都係想做番自己, 你唔播就唔播喇,靠大家聽囉!」

 

J仔雷深如原名雷琛瑜,香港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放棄做律師,繼續追音樂夢,獲金牌經理人黃柏高簽約加入樂壇,2013年出道。憑着靚聲成為2013年新人王,次年代表香港出戰「香港亞洲流行音樂節2014」奪得「亞洲超級新星大獎」。J仔2019年離開太陽娛樂,轉做獨立歌手,同年簽約邵氏,一年半後見發展未如理想,向樂易玲提出解約。去年參演節目《七救星》,被七仙羽加持,人氣反彈。

撰文:比華利
攝影:John Chou
化妝:Yu @ Jessica Chan Workshop, Jessica Chan
髮型:Bowie Lo @ AdmiX Hair Styling
場地:友利冰室 x 勿當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