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印:觀傳媒集團有限公司   地址:香港灣仔駱克道283號華興商業大廈1001室

Selfie 達人|其後(鄧達智)

-

Selfie 達人|其後(鄧達智)

1999 年自歐洲歸來,無端北上結緣。2000 年春天,正式履行新任務,原以為三個月顧問工作完結,隨即返回歐洲;好似80年代初由倫敦設計學院畢業,回港探望祖母後,即刻遊走新疆、西藏、內蒙古,最終坐西伯利亞列車返回倫敦。當時已入秋,青藏高原已入冬下雪,時為貧瘠歲月,雪下封山不可能走川藏公路入藏,人人勸我放棄原來計劃⋯⋯打開《南華早報》 Classify 揾工,籌謀盤纏,待明春雪融後上路。閒閒工作數月,誰知一直留港至 97香港回歸後,98年返回歐洲,足足16年。

 

人生旅程瞬息萬變,誰可預知往後的改變?更料不到2000至2016年,也是16年;前16年,有幸搭上香港經濟蓬勃起飛的80年代,相當成熟且豐盛準備回歸的90年代列車。後16年,搭上內地經濟磨拳擦掌準備起飛,從無到有,從有到豐盛的航班;尤其見證自己時裝界別,從一窮二白、未知時裝為何物到臨摹至成熟、至超越香港以前的地位,像電影於眼前推進,自己且參與其中。

2011年,頸椎大手術未將我打敗。2014年,幸好及時發現患大腸癌,處於二又四分三未擴散期,手術過後又一條好漢。

墨染 Fashion Show 開心悅目

這之後,除非趣味濃厚的個別 Project,都無謂重新下海;各方邀請頻繁,試刀的心情着實鋒利,無奈世紀疫情讓自己乖乖留港慢活靜養。柳暗花明又一村,朋友來邀,參與非藝術本職幾位文化名人同場展覽。

中學畢業之前,原意攻讀美術 Fine Arts,並非修讀經濟,更非跟自己看來那麼遙遠的時裝設計(To Start With,在下從來不是其他同業入行前,已是徹頭徹尾的 Fashion Teen,打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一生沒變)。家人堅持必須完成Academic 學科 Degree 之後,才予我自由,這之後隨便選科尋找餘生路向;考過經濟系最後一科試,同日飛離多倫多到倫敦,火車旅程中展開整個歐洲行程後回到倫敦,才諗我第二個學位:時裝設計。

從事相對商業化的時裝設計數十年,無減貼近藝術工作的使命才是自己的終極願望。朋友的邀請,喚醒早已塵封的少年夢想;利用積累多年的時裝精粹與技巧,配合大膽嘗試心儀的水墨,勾劃畫暈染於宣紙,再以衣服結構系於人形公仔,數十個一起猶似台上墨染 Fashion Show;自己看着開心,旁人也覺悅目,沒想過還有買家訂購,猶如上天關上了門,卻打開了 Next Life 那扇窗!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