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叨發哥光|攝影名家周聰玲樂做快活人

-

不叨發哥光|攝影名家周聰玲樂做快活人

「一張起,兩張止,三張係咁意,四張嫌費事,五張嘥gas。」這是「影帝」周潤發胞姊周聰玲影相秘訣,她的攝影技巧出名快狠準,尤其擅長捕捉蜻蜓美態。玲姐的靚相於9月27日到10月2日在沙田大會堂展覽廳參加「詩情畫意」攝影展覽。 

文:比華利|攝影:Marco|攝錄:KM

75歲的玲姐,18歲打工儲了900元,買了人生第一部相機,開始四出獵影,從影57年,玲姐近年也追上潮流,把菲林機換上數碼相機,但她堅持不買最貴新款型號,功能夠用就得,因為玲姐對自己的攝影技術信心十足。

玲姐帶齊架生,約記者到香港公園影相。
玲姐帶齊架生,約記者到香港公園影相。
玲姐的荷花作品。
玲姐的荷花作品。
園中遇上一班攝影發燒友,齊齊追影大紅蛺蝶。
園中遇上一班攝影發燒友,齊齊追影大紅蛺蝶。

訪問這天,玲姐就帶齊架生到香港公園影靚相,園中遇上一班攝影發燒友,齊齊追影大紅蛺蝶,玩了半天,玲姐就坐電車返西環嘆茶。

相機收萬里風雲 心眼看世界

人生與攝影有着密切的關係,「我成日都講,相機能收萬里風雲,心眼看通大千世界,大家角度視野唔同,百聞不如一見,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」。她表示自從學識攝影後,視野角度都不一樣,「一年有四季,春夏秋冬,葉有榮枯,人生都係咁,有起有跌,要學識調節自己心態,學識隨緣 」。

玲姐說自己的人生很充實,「我會用多姿多彩嚟形容,喺攝影角度,就係有齊三個『ful」,即beautiful、colourful同wonderful,正如彩色艷麗加上新奇結合嘅一張相片,係會令人睇得好開心,咁你呢張相先係真善美,有藝術嘅美」。

有人喜歡影人物;有人喜歡影風景,玲姐就「心眼看自然」,專拍花鳥昆蟲,構圖特別簡潔。「人哋影嘅係自然藝術,我影嘅係昭然藝術 ,『昭然』咪係人哋唔影嗰啲,我就揀嗰啲去影」。

玲姐花15年影蜻蜓翹尾的其中一個作品。
玲姐花15年影蜻蜓翹尾的其中一個作品。
蜻蜓翹尾。
蜻蜓翹尾。
玲姐展示其心儀的攝影作品。
玲姐展示其心儀的攝影作品。
鍾情攝影蜻蜓和蝴蝶。
鍾情攝影蜻蜓和蝴蝶。

愛做獨行俠 花15年影蜻蜓翹尾

退休後的玲姐,樂得天天追着陽光外出拍照,「我影相要跟住太陽走,朝早8、9點出發,起身天氣唔好就留喺屋企執嘢,或煮嘢食。太陽下山,影蜻蜓,佢哋會翹尾,過咗9月就冇咁多影」。她作品中有一張最滿意蜻蜓翹尾相,花了15年時間去捕捉才影到,「每次去到都係見到,影唔到,嗰次撞啱低氣壓,好翳焗,蜻蜓伏咗喺度唔郁,我行近就影到喇」。玲姐把可遇不可求的相片與發媽開心share,卻得不到認同,「我媽唔欣賞,仲用手指指住我話『等佢開飯,餓死你都未天光』」。

玲姐獵影愛做獨行俠,取景地點都是郊野公園,相對較行山安全。「我慣咗獨來獨往,唔怕悶,我會趁住靜靜哋,慢慢觀察同思考」。玲姐影相熱愛蒲點有幾處,香港公園、新界元朗大棠、黃泥墩都會有她足跡,她會善用2蚊長者優惠車資周圍去。除了跟陽光玩遊戲,玲姐自爆也喜愛夜蒲:「有時夜晚會去睇大戲,影吓粵劇文化活動」。

還有甚麼心願?當然也跟攝影有關,玲姐說:「影多啲『平凡中不平凡,簡單而不簡單』嘅相片」。性格樂觀的她充滿正能量,「唔開心嘢,我唔會記入腦,人生中只記住正面嘢,記住負面嘅嘢好閉翳,開心嘢同靚嘢係可以擴濶自己視嘢」。

喜歡到酒樓嘆茶。
喜歡到酒樓嘆茶。

堅持不婚 養兒防老不如學養生

精靈的玲姐絕對是位快樂老人,人生可take two,她仍然會揀不婚,「我有四兄弟姐妹,記憶中6歲開始要幫阿媽煮飯、湊仔、養豬、耕田、賣茶粿,做到咩咁,媽媽已經有屋有田有地,仲有咁多仔女都好窮困」。見着發媽一生兒女債,玲姐樂得孑然一身,「我哋喺世上都只係過客,要做自己覺得開心嘅嘢」。她謂要養兒防老,倒不如學下養生,還來得實際,所以玲姐喜歡簡約生活,閒來看書自我增值。雖然沒有依靠,但玲姐經濟也冇問題。「我以前有儲錢,晚年唔使擔心,我唔同好多人咁係大花筒,我唔使要威,我好環保,有時成日唔使錢都得。」

玲姐開心就特別好唱口,最愛聽她唱二次創作的《在森林和原野》,「有金又有銀又精神,有間屋喇,日頭返工夜晚happy,快樂過日辰。城巿裏面多灰塵,人煙車多好驚人,各位朋友,原野風光,野花飄香離你又怡神,人人搏命去揾銀,有人兩餐費傷神,各位朋友,多啲開心,忘卻憂傷,做個快活人」。其實現生活,玲姐正是歌詞中的「快活人」。

玲姐低調,從不叨「發哥家姐」光環,喜歡默默耕耘。玲姐是家中老大,童年艱辛度過,她只能讀到小學6年級便停學,打工養家,15歲離開南丫島到九龍砵蘭街跟婆婆生活,她人生第一份工做時裝公司的QC。機緣巧合下愛上攝影,後期更把興趣變成工作,幫報社撰寫旅遊稿。1997年獲友人介紹到《新報》做記者,3年記者生涯令她增廣見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