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後設計師|9年為中港80間戲院操刀

-

80後設計師|9年為中港80間戲院操刀

戲院是一個結緣的地方,每日除了播放電影,也上演多場邂逅——可能是情侶初次約會的地方、是老夫老妻周末約會的場所、也可以是電影同好的聚腳地。但你有否想過,從在戲院門口等朋友入場開始,到取票、經過走廊買爆穀熱狗,到走進影院,都是設計師的安排嗎?「戲院有咩做(需要設計)呀?熄咗燈就咩都睇唔到啦。」這是9年來在中港兩地設計近80間戲院的室內設計師鄒卓明不時聽到的質疑,但他認為戲院設計不只如此。

文:周凱瑩|相:受訪者提供

位於深圳龍崗萬科廣場的新天影院,模仿太空天文現象紅移。
位於深圳龍崗萬科廣場的新天影院,模仿太空天文現象紅移。

一般人對「空內設計」的認知,只局限於住宅層面,但原來戲院設計也屬「空內設計」範疇。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的80後鄒卓明,在職場打滾約七年後, 獲朋友拋出橄欖枝,在2013年末共同創立Oft Studio,他說:「本身舊公司都係偏向commercial(商業),都係做戲院呢類接觸大眾、對外嘅項目。」自立門戶初期,就成功投得佛山UA英皇電影城作起手式,順其自然走上戲院設計路,多年來在中港設計的戲院,也許總有一個你去過:K11 Art House、由唱片鋪改造成四間獨立影院及一間貴賓影院的超級迷你戲院、尖沙咀英皇戲院等。

「戲院有咩做呀?熄咗燈就咩都睇唔到」

設計師與客戶站在對立點,似乎是老生常談,鄒卓明也有這個經驗,他起初受委託設計戲院,都常被質疑戲院設計沒甚麼需要考量的,會被反問:「戲院有咩做(需要設計)呀?熄咗燈就咩都睇唔到啦。」但原來不是,他解釋,戲院的空間分佈,從入戲院的走廊、買票、到洗手間的位置,都要經過精心考量,受眾才可以有一個流暢的看電影體驗。

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回到內地,戲院設計又會因應當地人的習性調整,鄒卓明說:「因為國內地方大,就會想透過影院衍生多啲消費項目,做好品牌定位來吸引人,例如大堂會有餐廳、會有留作影後談話嘅地方等等;又正正因為戲院係一個體驗式設計,入面嘅installation(藝術裝置)、lighting exhibition(光影展覽)點樣隨時間轉換氣氛,都要有靈活性。」

左爲MCL數碼港戲院。右為佛山英皇UA電影城。
左爲MCL數碼港戲院。右為佛山英皇UA電影城。

深圳萬科新天影院 仿太空天文現象紅移

有近80間戲院經手,當中有鄒卓明心目中的完美戲院嗎?他笑指,觀眾看見的成品,是多方磋商後的成果,設計師看着雖也滿意,但難免完全是心目中的藍圖,「曾經有一個地方想吸引多啲年輕人,於是我哋建議喺場外起個滑板場,但最後冇成事。」但他沒有放棄挑戰客戶的底線,終於有一個戲院是「近乎鍾意嘅」,就是深圳龍崗萬科廣場新天影院。

喜愛科幻片的鄒卓明指,該戲院走型格紅黑色調,在漆黑的高樓底空間內,穿插紅線,模仿太空天文現象紅移(Redshift),中間在懸浮燈影設計,「雖然呢兩年間只係靠相去做呢個project,出來個成果都幾滿意」。

K11 Art House
K11 Art House

戲院設計 在韓國K-Design Award屢獲獎項

鄒卓明也憑藉戲院設計,在韓國K-Design Award及其他大型比賽中獲得多個獎項,他指,這些比賽本來就有在行業發光的機會,獲獎代表項目意味著同行的肯定,固然會感到開心,但也開始不痛不癢,反而身邊朋友猝不及防的認可,才是讓他最感滿足的,「有試過朋友去完K11 個戲院之後,會問我:『係咪你做㗎?』聽到都幾開心,因為有時都好驚只係沉醉咗喺自己幻想入邊。」鄒說,戲院設計的終極目標其實好平凡,就係想人入到戲院就知道要睇戲,有「sense of arrival」(到達感)。

不時要來回中港兩地市場,鄒卓明又有想過要將工作基地搬到內地嗎?他直指,曾經有廣州客人邀請他把公司搬到當地,但他還是決定扎根香港,「內地客人會欣賞香港設計師,是因為有前輩為我哋打開大門,但行業入面上一輩同我哋之間嘅斷層已經好大,再返上去,只會令斷層擴大,雖然未至於係薪火相傳咁凝重,但都會想留喺香港,壯大設計業後輩,至少修補行業斷層」。

上一篇新聞
下一篇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