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‧名物|《將進酒》拍賣 從酒器看3千年中華文化

-

觀‧名物|《將進酒》拍賣 從酒器看3千年中華文化

器以載道,從酒器看中華文化。香港邦瀚斯將於11月30日舉行「將進酒—中國飲酌文化與藝術」拍賣,帶來逾40件與酒文化相關之古董器物,跨越商、春秋、戰國、西漢、唐、宋、元、明至清代洋洋三千多年歷史,讓藏家以至大眾以器知禮,管窺酒藝在華夏文化之長足發展。展覽將對公眾開放,日期為11月21日至29日。

文:趙氏Baby;相:Bonhams

戰國至西漢早期 漆繪雙龍鳥紋耳杯。估價:500,000-600,000港元。
戰國至西漢早期 漆繪雙龍鳥紋耳杯。估價:500,000-600,000港元。

酒是人類最早的物質文明之一,在華夏土地落地生根後,成為幾千年來華人社交、藝術以至文化發展之重要載體,演化成異彩紛陳的精神面貌。據說,酒很有可能出自偶然:糧食被水打濕或浸泡一段時間後,發酵出酒精,先民食用後酩酊陶醉,狀態有如神啟,打通人神邊界,故此最初大量飲酒的群體應當是巫覡階層,其次便是貴族,再延展至士族乃至庶民。器以載道,酒器亦隨時代推崇之理念及功用而變,從猙獰肅穆的祭祀禮器,演變成金堆玉砌的上流之物,進而因文人雅士,又成重意趣而輕材質的各式珍玩。

青銅禮器中酒器變少且趨樸素

商人嗜酒,從大量巨大而華美的青銅酒器可見一斑。周人克殷後,認為酒是商朝亡國禍首,周公發佈《酒誥》勸戒後世,《詩經》也多有商人因酒喪國之句。然而,周人並無禁酒,而是將飲酒規範起來,寫進禮制,是以後世儒釋道乃至民間信仰,都將酒納入儀式,用以與天地神明和祖先溝通。

北宋耀州窯青釉刻花執壺。估價:1,800,000-2,000,000港元。
北宋耀州窯青釉刻花執壺。估價:1,800,000-2,000,000港元。

同時,青銅禮器中酒器變少,裝飾亦日趨樸素。周禮消亡之時,酒便走上世俗化之路,不但種類變多,產量增加,飲酒的階層亦從頂層貴族延展到士族乃至庶民,酒器從禮器變成生活用具,更加多元,材質不局限於青銅牙角,器型也不止於尊、爵、角、觶之屬。漢代以降,金玉漆便是高級酒器的首選材料。

紹興黃酒獨當至今 茅台青雲直上

世俗化後,酒更能激發文學創作,尤以曹魏至東晉為爆發期,其時文學作品乃至活動,均與之密不可分:曹操「對酒當歌」,竹林七賢「天生劉伶,以酒為名」,王羲之蘭亭修禊「一觴一詠,暢敘幽情」;及至唐宋,則有李白斗酒詩百篇,蘇軾「料峭春風吹酒醒」等。唐詩宋詞中,酒的存在可謂汗牛充棟,而這些文學典故,後來又成為明、清藝術之創作題材,「蘭亭雅集」、「太白醉酒」等屢見不鮮。

中國釀酒歷史悠久,產地亦多元。元代引入蒸餾酒,令先前的釀造酒幾乎都成為了文學詞彙,如「綠蟻」,「金波」,「黃封」等,當中唯紹興黃酒獨當至今,明清宮廷亦主要飲用黃酒,而後來茅台青雲直上,已是上世紀五十年代。至於飲酒成為一種職場活動,還要等到近幾十年之事。古人飲酌,可通神明,可湧文思,可造藝事,遠非今人胡吃海喝可比擬。

*活動詳情

展覽日期:11月21日至29日

拍賣日期:11月30日

《將進酒—中國飲酌文化與藝術》;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

地點:香港金鐘太古廣場一座20樓香港邦瀚斯拍賣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