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新出發|來港13年 最霉使剩一千蚊 Gin Lee堅持冇退路克服心魔

-

重新出發|來港13年 最霉使剩一千蚊 Gin Lee堅持冇退路克服心魔

李幸倪(Gin Lee)在今年初加入英皇,挾13年的演唱生涯,「轉會」重新出發。回想來港闖天下,日子難捱,試過搞唔掂,她自爆荷包使剩一千蚊。當時感到徬徨無助,曾想過放棄回老家。

文:比華利|攝影:Marco Shum

化妝:CircleCheung@ndnco

髮型:EveChiu@w work shop

服裝:SPORTMAX

場地:銅鑼灣迷你酒店

Gin Lee當年毅然來港,一切由零開始,她帶上幾篋行裝和幾萬元就離鄉背井,「我執咗可以用嘅衫同鞋,一啲公仔,仲有屋企碗碗碟碟,特別係媽咪鍾意嗰啲,好似佢喺身邊咁。」在大馬住大屋的Gin Lee,來港過着蝸居生活  ,「道門打開,三步路行晒晒間屋,記得張床係唔可以伸直對腳,大馬住嘅屋基本上都兩層樓,係唔同體驗,啱啱來港都覺得幾過癮,屋小打掃好方便,掃兩下就完。」

Gin Lee加盟英皇後頭炮新歌《Dum Dum》。
Gin Lee加盟英皇後頭炮新歌《Dum Dum》。
新歌《Dum Dum》盡現Gin Lee型格一面。
新歌《Dum Dum》盡現Gin Lee型格一面。

來港過蝸居生活有壓迫感

生活了一年,壓力陸續浮現,「慢慢適應所有嘢,先有空間去感受,就開始有壓迫感!」慣說英語和華語的Gin Lee,不擅長廣東話,工作不如意,幾乎每日都承受着挫敗感,「每晚返到屋企就好自責,好難受,唔敢喊,唔敢畀自己去諗嗰種辛苦,只係唔停同自己講聽日又係新一日,要做好啲。」因為許下3年計劃的諾言,再艱辛日子,Gin Lee都只得咬緊牙關,「我知道要後面冇退路,只有向前慢慢諗辦法,令自己可以堅持落去。其實第3年先係最大挑戰,唱片公司合約又滿,又唔順利,企喺十字路口,到底繼續定離開?」

Gin Lee向家人報喜不報憂,「唔想講真話,我話搞得掂,其實我搞唔掂,每次一收線就喊。」她又會為沒錢租房而苦惱,最難忘Gin Lee使剩一千蚊,「嗰刻我驚㗎,係咪應該用呢啲錢買張機票返屋企,我不停祈禱,最終朋友介紹咗job畀我,又頂到幾個月,跟住簽咗環球,公司畀咗好多資源我。」Gin Lee堅信遇到難題不要放棄,「邊個追求夢想冇受過挫折,邊個會一帆風順?我只不過試咗3年啫,算得係咩,好多前輩歌手真係等咗10年先成功。」

Gin Lee跟家人感情很好,爸爸更跟女兒一起拍YouTube。Gin Lee FB
Gin Lee跟家人感情很好,爸爸更跟女兒一起拍YouTube。Gin Lee FB
Gin Lee父母支持女兒的歌唱事業。Gin Lee FB
Gin Lee父母支持女兒的歌唱事業。Gin Lee FB

學識廣東話多得古天樂

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,Gin Lee全賴煲劇下苦工,「嗰時我10點一起身就開電視,播緊咩我就睇咩,由劇集到清談節目、新聞又返去劇集都睇晒」。她笑言那時候朝早正重播古天樂主演的無綫劇集《尋秦記》,「古天樂係一個現代人,但返到古代,衝擊好大,我覺得古天樂講嘢好得意,好鍾意聽佢講嘢,可惜至今未見過佢,見到一定好好多謝。」Gin Lee又睇新聞,學主播字正腔圓,「我見乜嘢就讀乜嘢,餐牌又讀,見到中文字就讀,唔好驚講錯,不停講就會講得好快」。

為了學出精髓,Gin Lee還把廣東話的尾音學得淋漓盡致,「呢啲好難學,字幕係冇講出嚟,要靠自己平時聽出,記住咁用」。一些俚語令到她搞出笑語,「我試過講朋友屋企畀人爆格,點知講咗『爆拆』,真係差好遠」。

Gin Lee唱而優則演,加入英皇娛樂,公司有投資開戲。自問有喜感的她希望有機會為觀眾放笑彈,「我想試下做喜劇,將歡樂帶畀大家,即使要我扮醜女都唔抗拒,最想試吓做哨牙妹。」Gin Lee是個感恩的人,天時地利人和,她說要好好把握,「有時你好想做,未必有機會,任何方面唔ready好難成事,呢一刻對我嚟講係perfect time」。

出身音樂世家

李幸倪(Gin Lee)來自馬來西亞柔佛,出身音樂世家,爸爸是樂隊團長兼鼓手,媽咪是騷場女歌手,她在學時追夢,主修音樂。

2009年在大馬出道的她,2010年參加無綫音樂節目《超級巨聲2》踢館上位,翌年簽約BMA來港發展,2015年轉投環球唱片,成績斐然,被封「環球一姐」,至2022年底約滿離巢。她於今年初宣佈加盟英皇做容祖兒師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