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印:觀傳媒集團有限公司   地址:香港灣仔駱克道283號華興商業大廈1001室

醫患世界|醫學與文學的美麗邂逅

-

醫患世界|醫學與文學的美麗邂逅

醫學與文學──科學與人文、理性與感性、邏輯與情緒,看似迥異又搭不上邊。有人說它們是陰陽兩極,前者是冒着寒光的刀尖針鋒、是雪白而冷漠的圍牆和衣袂,後者是紙頁無聲的溫柔、是砥礪人心的字句。我說,它們本是同根。

By 海倫(醫療專欄作家)

記得《Lancet》(《刺針》)雜誌在莎士比亞 400周年忌日,提及1823年主編Thomas Wakley的就職宣言:「《Lancet》不只報道醫學智慧(medical intelligence),也報道醫學文學(medical literature)。」他早預見了醫學智慧再怎麼進步,文學撫慰人心也是同等重要的。又如魯迅所言:「醫術醫身、文學醫心,各治一方,各有悲憫。」從文化層面看,醫學和文學都是將人作為研究對象,「以人為本」是兩科的共同本質。

醫術醫身 文學醫心

醫學是溫熱的──你每次生病,都有幾個陌生人在為你一籌莫展。每一個環節,每次針落、每劑入喉的藥物,都是那些素昧平生的人在某處一次又一次反覆的斟酌。它治癒病痛、給予你我每天醒來時的神清氣爽。文學亦然。它拂去都市巷口中落在你身上的塵埃,砥礪你在這繁忙生活中疲憊的心靈。你會在身體的痛苦中,學會以精神獲得片刻逍遙。你會在人生這個輪迴裏,從文學中獲得堅持住的勇氣。醫學讓你看見明朝的晨曦,文學讓你感受到它的溫暖。醫學讓你活下去,文學給你活下去的希望。醫學與文學本是同根──它們都讓我們在人生這有限的時光厘裏,活出最絢爛的樣子。 

文學細訴着世人的生與死,而生與死則是醫學的核心。透過醫學,我們可以觀察文學中的人生百味。有救與不救間的掙扎、有積極與消極間的糾結。人在那個關頭總要在生命的時間和內涵間割捨。消極或許讓寶貴的時光流逝更快,或許讓人抓住生命中的最後一點火花。死亡或許是一切的終結,又或許是從痛苦中的解脫。或許,拔去身上的喉管後,有甚麼還會一直不住地流淌。親人的離去或是噩夢的開始,又或者,醫學裏上映的一場又一場離別在我們心裏沉澱後,我們會道一句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──醫學與文學呈着現生死與人的糾纏、探討着生死間這千絲萬縷的關係。 

文學讓醫學精神昇華,醫學的發展給社會帶來新的人文氣息。醫學與文學,是一場美麗的邂逅,只為造就你我的人生,唯願它們的緣份永遠延續,生生不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