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 Ching退出COLLAR 稱男友墜屏意外留不能磨滅痕跡

-

So Ching退出COLLAR 稱男友墜屏意外留不能磨滅痕跡

COLLAR成員So Ching(蘇芷晴)今日(10日)宣佈退出女子組合COLLAR,組合成員由八變七。So Ching在IG貼上一張淺灰色照片配以千字文,表示其舞蹈員男友阿Mo去年7月出意外後留下的創傷一直無法被療癒,「每段來回急症室、醫院的畫面都一一烙印在我的心裏,留下不能磨滅的痕跡」。她表示過去十個月的時間裏,我在不同階段也萌生不同想法與情緒,表示今年年初再踏上舞台,雖然感受到大家支持,但自己仍未能完全適應幕前工作,經過多番考慮及與公司相討後,決定退出 COLLAR,並向大家致歉。

So Ching表示對接下來的日子未有明確的想法,只想更重視自己的身心,找回快樂的來源,好好調整自己的狀態。她又指自己曾以為快樂很容易,但原來不是每個人也能輕易擁有快樂,或許在未來的日子裏,於舞蹈或其他方面,繼續努力進修、裝備自己,成為一個更好、更快樂、更值得依靠的人。

So Ching在COLLAR是舞蹈擔當。IG圖片
So Ching在COLLAR是舞蹈擔當。IG圖片
So Ching參與Viu TV《全民造星IV》入行。
So Ching參與Viu TV《全民造星IV》入行。

舞蹈員出身的So Ching 2021年參加《全民造星IV》入行,晉身最後20強,雖然與三甲無緣,但仍獲選入女團COLLAR,成員包括隊長由沈貞巧(Gao)、王家晴(Candy)、許軼(Day)、蘇雅琳(Ivy So)、邱彥筒(Marf)、蘇芷晴(So Ching)、李芯駖(Sumling)和陳泳伽(Winka),2022年1 月正式出道,推出《Call My Name!》大受歡迎。

不過去年7月MIRROR演唱會發生意外,So Ching男友阿Mo伴舞時,被墮下的巨屏幕重創頭部癱瘓,So Ching一度暫停女團的工作在傍照顧及鼓勵。至今年1月1日So Ching登上叱咤頒獎台強勢回歸,跟隊友領取叱咤樂壇生力軍組合金獎及叱咤樂壇組合銅獎,及後再推出新歌《The Bright Side》,又與隊友Winka開騷。但剛過去的周日ViuTV《CHILL CLUB推介榜 年度推介22/23》頒獎禮上,奪得「年度新人女歌手」金獎及「年度組合」銅獎的COLLAR,成員七缺一獨欠So Ching,當時成員解釋指So Ching生病而缺席。

So Ching跟男友阿Mo同樣是舞蹈員出身。
So Ching跟男友阿Mo同樣是舞蹈員出身。

COLLAR八人最後一次合體是3月4日在Clockenflap演出,連跳唱出《Call My Name!》、《OFF/ON》及與RubberBand合唱出《The Bright Side》。

COLLAR在Clockenflap落力演出。
COLLAR在Clockenflap落力演出。

SoChing全文:

各位朋友:
自2022年7月28日後,當天留下的創傷一直無法被療癒,每段來回急症室、醫院的畫面都一一烙印在我的心裏,留下不能磨滅的痕跡。
在過去十個月的時間裏,我在不同階段也萌生不同想法與情緒。儘然有面對大家、踏上舞台的時候,但此刻的我仍未能完全適應幕前工作。經過多番考慮及與公司相討後,我決定退出 COLLAR。

過去的日子確實不容易,但作為COLLAR成員的我總會在生活裏的不同角落,感受到你們的不離不棄、陪伴、支持與鼓勵。每每我認為自己不值得得到這一切時,是你們用溫暖的文字、說話、擁抱打撈起沉下去的我,或許這個決定讓你們失望了,十分抱歉,但望你們明白。每個人正經歷的事、正在走的路不全然相同,或許在沒有任何顧慮下,彼此各自在屬於自己的領域上,才能繼續更自在、努力地發揮自己。

我對接下來的日子未有明確的想法,只想更重視自己的身心,找回快樂的來源,好好調整自己的狀態。我曾以為快樂很容易,但原來不是每個人也能輕易擁有快樂。我或許在未來的日子裏,於舞蹈或其他方面,繼續努力進修、裝備自己,成為一個更好、更快樂、更值得依靠的人。
感謝各單位及成員們對我的一切想法和決定予以包容、接納、尊重,感謝公司給予我足夠的空間去追求想做的事。在對於未能再以COLLAR一員與大家見面,請容我在此向大家表達歉意。

最後,要相信自己能成為一個帶給別人溫暖的人,多點愛與同理心,多點聆聽與了解,願彼此能成為任何人生活裏的一點暖。
很感恩一直有你們陪伴

謝謝大家。